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彩霸王高手论坛 > 蝴蝶 >

172番外·楚临阳

归档日期:06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蝴蝶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重生得到的消息不一定是对的,是她太自负,太相信自己已经得到的消息,以为自己重生回来,就能扭转局面。

  她闭着眼睛,调整着呼吸,旁边卫秋卫夏、长月晚月等在她后面,卫秋的面色有些压不住焦急,他小声道:“少夫人,这样的消息我们不能锁。”

  楚瑜睁开眼,吐出一口浊气,随后道:“我这就去找婆婆,在此之前,这个消息,谁都不能知道。”

  卫秋有些为难,这样的消息太大了,然而卫夏却镇定下来,恭敬道:“是,谨遵少夫人吩咐。”

  卫府老太君平日并不在华京,而是在卫家封地兰陵养老,如今家中真正能做决策的就是柳雪阳。楚瑜清楚知道当年卫家要面临什么,也知道柳雪阳做了什么,她不是一个能忍的女人,而且作为卫韫和卫珺的母亲,她也不愿让柳雪阳面对剩下的一切。

  她走到柳雪阳房间,甚至没让人通报就踏了进去。柳雪阳正躺在榻上听着下人弹奏琵琶,突然听得琵琶声停下,她有些疑惑抬头,便看见楚瑜站在她身前,面色冷静道:“婆婆,我有要事禀报,还是屏退他人。”

  旁边侍从都退了下去,晚月和长月站在门前,关上了大门,房间里就留下了柳雪阳和楚瑜,柳雪阳笑了笑道:“阿瑜今日是怎么了?”

  身在将门,太清楚一个要让周边人都退下的边境家书意味着什么,楚瑜见柳雪阳并没有失态,继续道:“昨日我军被围困于白帝谷,小七带兵前去救援,但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”

  听到这话,柳雪阳身子晃了晃,楚瑜上前去,一把扶住她,焦急出声:“婆婆!”

  “没事!”柳雪阳红着眼眶,咬着牙,握住楚瑜的手,明明身子还在颤抖,却是同她道:“你别害怕,他们不会有事。如今我尚还在,你们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何况,”柳雪阳抬起头来,艰难笑开:“哪怕是死,他们也是为国捐躯,陛下不会太为难我们,你别害怕。”

  楚瑜没说话,她扶着柳雪阳,蹲在她身侧,抿了抿唇,终于道:“婆婆,这个时候,这些消息就不外传了吧?”

  “婆婆!”楚瑜打断她,急促道:“我来便是说这事,如今这种情况,梁氏绝不能再继续掌管中馈。”

  柳雪阳有些茫然,楚瑜试探着道:“婆婆,梁氏这么多年一直有在卫府滥用私权贪污库银,这点您知道的,对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柳雪阳有些为难:“我的确知道,也同老爷说过。但老爷说,水至清则无鱼,换谁来都一样,只要无伤大雅,便由她去了。”

  “可如今这样的情况,还将如此重要之事交在这般人品手里,婆婆就没想过有多危险吗?!”

  “如今并不一样,”楚瑜深吸了一口气,终于还是决定摊开来说:“母亲,我这边得到的消息,此次战败一事,可能是因公公判断局势失误所致,七万军若出了事,账可是要算在卫府头上的!”

  “这样的消息如果让梁氏知道,您怎么能保证梁氏不趁火打劫,卷款逃脱?若梁氏带走了府中银两,我们拿什么打点,拿什么保住剩下的人?”

  楚瑜见柳雪阳动摇,接着道:“婆婆,钱财在平日不过锦上添花,可在如此存亡危机之时,那就是命啊!您的命、小七的命、我的命,您要放在梁氏手里吗?!”

  听到这话,柳雪阳骤然清醒。她眼神慢慢平静下来,她扭过头去,看着楚瑜:“那你说,要如何?”

  柳雪阳没说话,她盯着楚瑜,好久后,她道:“你既然已经知道前线的消息,便该明白,那七万军无论还留下多少,卫府都要获罪,为何不在此时离开?”

  “你若想要,此刻我可替我儿给你一封休书,你赶紧回到将军府去,若我儿……真遇不测,你便可拿此休书再嫁。”

  “我答应过阿珺……”她声音温柔,这是她头一次这样叫卫珺的名字。她其实从来没有与卫珺单独相处过片刻,然而她也不知道怎么,从她嫁进卫家那一刻开始,她内心就觉得,她希望这一辈子,能在卫府,与这个家族荣辱与共。

  后面十几年,到她死,也是卫韫一个人,带着卫家满门灵位,独守北境边疆,抵御外敌,卫我江山。

  “这是老爷留给我的令牌,说是危难时用,卫府任何一个人见了,都得听此令行事。我知道自己不是个能管事儿的,这令牌我交给你。”

  楚瑜将令牌拿入手中,她本是想要柳雪阳听她的一起去拿下梁氏,然而如今柳雪阳却如此信任她,却是她意向不到的。

  “我知道你是好孩子,”柳雪阳握住她的手,眼里满是期盼:“我知道,你一定能等到阿珺回来。”

  楚瑜看着面前女子强撑着的模样,残忍的话压在了唇齿间,最后,她只道:“婆婆,无论如何,阿瑜不离开。”

  “婆婆,”楚瑜抿了抿唇:“我如今会去用贪污的罪名将梁氏拿下,等一会儿,您就去将五位小公子带出华京,赶路去兰陵找老夫人吧。”

  柳雪阳还想说什么,楚瑜接着道:“您是阿珺的母亲,是卫府的门面,如今谁都能受辱,您不能。您在,他日小七回来,您就是傀儡,是把柄。而五位小公子在华京,也就是等于卫家将满门放在天子手里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,等卫家儿郎回来。”楚瑜坚定出声:“他们若平安归来,我接风洗尘。他们若裹尸而归,我操办白事。若被冤下狱,我奔走救人;若午门挂尸,我收尸下葬。”

  然而卫珺驾马走在前方,反而是一眼看见了守在边上的卫韫,卫韫察觉到楚瑜的动作,朝她勾了勾唇角,眼里全是了然的笑意,似乎是抓住了她的把柄一般。

  楚瑜仿佛是被人看穿了心思,还是被一个小孩子看穿心思,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尴尬,赶紧放下盖头和轿帘,乖乖坐了回去。

  上辈子边境消息抵达华京就是在这一日,但具体是在哪个时间,楚瑜却是不大知道。

  边境如今危急,卫家是最适合出征的人选,她很难找到理由阻止卫家出征。卫珺可以试一试以新婚之名留下,其他人却的确没什么理由。

  听闻当年是因为卫忠追击残兵,却中了圈套,这一次,如果卫家好好守城,应该就不会有此灾祸。

  没一会儿,她听见轿门被人猛地踹开,在一片哄笑声之间,那一方红绸又被递了过来。

  她走得稳当,卫珺提醒得细致,周边是卫家子弟窃窃私语的声音,虽然小,却也足以让她听到。

  楚瑜听着卫家人率真的语,忍不住带了笑意。卫珺也听到了,略有些尴尬,他知道楚瑜习武,想着楚瑜肯定是听到的。于是扶着楚瑜过火盆的间隙,他在她旁边小声道:“你别生气,等一会儿我去收拾他们。”

  楚瑜听到这话,实在有些忍不住,笑出声道:“无妨的,他们这样,我很喜欢。”

  卫珺听到楚瑜的声音,虽然还没见到楚瑜的样子,却也会想,这样的姑娘,一定是很好看的。

  她站在卫珺面前,很想掀开盖头看一看面前这个男人。她感觉卫珺应该比她高上半个头,直觉觉得卫珺应该是个稍稍文弱一点的男子。

  楚瑜站着没动,旁边人上来扶她要回房中。卫束上前来,起哄道:“大哥,赶紧去掀盖头吧,别喝酒了!”

  说着,他又有些担心楚瑜不高兴,扭过头,小声道:“楚姑娘,你先去等一会儿……”

  楚瑜小声开口,那声音柔软清脆,卫珺心里软成一片,小声道:“嗯,不会很久。”

  “那世子答应我,”楚瑜声音里带了几分郑重:“无论发生什么,一定要尽快回来。”

  卫珺期初有些疑惑,随后便明白,楚瑜怕是不喜欢这盖头盖着。他小声道:“你若不喜欢这盖头,别人不在,你便取下来等我。卫家没有这么多规矩。”

  说完,卫珺又担心楚瑜是以为他要在外多加停留,便加了句:“我会尽快回来。”

  她的确不喜欢这盖头,可她喜欢卫家,卫珺待她上心,她便愿意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好去回报卫珺。

  她不是个记仇的人,上辈子的事既然在这辈子没有发生,她也不愿为此苦恼。顾楚生已经离开华京,她也嫁到了卫家,如今和顾楚生、楚锦的过去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,是朝前看。

  今天来看,卫家果然是如传说中那样的好相处,她日后在卫家,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。等一会儿卫珺回来,她便以新婚之名试试看能不能让卫珺留下,就算不能,她也试试跟着卫珺一起到前线去,哪怕去不了,她提醒了让他们别追残兵,应该也就不会出什么事。

  卫家只要此战胜了,日后她和卫珺便可以好好过日子。她知道未来十二年的朝事变迁,可保卫家于不败之地。

  卫家好好的,卫韫大概也不会成日后那尊杀神。她今日见着这少年,还是如鸟雀一般欢喜的孩子,应该也会长成他哥哥那边温雅的将军吧?

  等了半天,旁边丫鬟见她一动不动,上前来询问:“少夫人是否需要吃些糕点?”

  “不用了……”楚瑜温声开口,便就是这时,远处传来了战马嘶鸣之声,匆忙的脚步声。楚瑜心中一紧,她猛地掀开盖头,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楚瑜不敢表现得太过奇怪,毕竟未卜先知这种事让他人知道,她怕是要被当做妖孽一把火烧了。

  她压住自己的焦急,皱着眉道:“我听到外面有战马之声,怕是出了事,我想去看看。”

  “少夫人不必担忧,”丫鬟笑起来:“世子会处理好一切,少夫人在此等候即可。”

  此时外面脚步声越发急促,人也多了起来,丫鬟追着楚瑜,脸上全是焦急,试图去拉楚瑜道:“少夫人!少夫人您还没掀盖头,您……”

  楚瑜停住步子,捏紧拳头。卫韫看着面前这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,迎上对方了然的眼,果断单膝跪下,朝着楚瑜行了军礼,将玉佩双手奉上,平静道:“前线急报,少将军奉命出征,命末将将此玉交于少夫人,吩咐夫人,会凯旋而归,无需担忧。”

  听到这话,楚瑜看见卫韫捧着的玉佩,那玉佩被抚摸得光滑,明显是贴身佩戴之物。

  卫韫声音小了些,似乎也是知道,新婚之日出征,对于女方而,是多大的打击。他想了想,正想安慰什么,便看见楚瑜猛地冲了出去。

  她跑得极快,喜服翻飞在风中。卫韫愣了愣,随后反应过来,追着楚瑜冲了出去,焦急道:“嫂子!”

  楚瑜没说话,她一路狂奔冲到大门前,抬手抓了一个将士扔了下来,抢了马就冲了出去。

  卫家人看得目瞪口呆,直到卫韫追了出来,学着楚瑜的样子抢了马追了出去,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他艰难出声:“嫂子!你别追了,追上去也没用啊!我哥会回来的,你别担心!”

  楚瑜没说话,她知道出城的路线,从华京带兵出城往北境,必然是走北门。她一路绕着路,从山上看到了那疾驰的队伍,她夹着马就从山坡上俯冲了下去。

  卫家人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,都愣了愣,随后就看见了跟着而来的卫韫,卫忠上前,有些不敢相信:“小七,这是……”

  随后便看楚瑜将目光落在他身上,秋雨细细密密,楚瑜手握缰绳,大红色广袖喜服沾染雨带尘。

  楚瑜何尝不是要做聪明人?可当谢太傅说出那句话时,她也忍不住有了那么点期盼,或许谢太傅会比她想象中做得更多。

  楚瑜没有回话,谢太傅见她神色坚定,沉默了片刻后,慢慢道:“有罪无罪,等着便是。”

  楚瑜明白了谢太傅的意思,如今既然被抓,那必然有罪,可是天子心中,或许还在犹豫,所以才有可能无罪。

  她明白了谢太傅的意思,斟酌了片刻:“那,若卫府有罪,我如今便带人去跪宫门,于陛下而,又岂可容忍?”

  谢太傅想了想,没有多,楚瑜打量着谢太傅的神色,继续道:“不若,太傅做个传信人,替妾身向陛下传个意思,求见陛下一面?”

  “你见陛下想做什么?”谢太傅皱起眉头,楚瑜平静回复:“如今一切依律依法,七公子尚未定罪,我自然是要去求陛下开恩。若陛下不允,我再寻他法。”

  这话的意思,便是她其实只是去找皇帝走个过场,至少先和皇帝商量一声,给他一个面子。

  谢太傅想了想,点头道:“可,明日我会同陛下说此事。其他事宜,我也会帮你打点。”

  谢太傅点了点头,看了看渐渐小下来的秋雨:“不必送了,我先回去罢,之后若无大事,你我不必联系。”

  楚瑜躬身目送谢太傅走出去,没走两步,她便将管家招来道:“赶紧准备两万银送到谢太傅那里去。”

  楚瑜摆了摆手:“他既已答应帮我们,我们此刻不要走得太过于近了,否则陛下会猜忌谢太傅到底是真心被卫府所触动,还是别有所图。”

  蒋纯有些疑惑,楚瑜抿了口茶:“他答应帮我们,这上下打点的钱,总不能出在他身上。”

  蒋纯点了点头,楚瑜放下茶杯,同她道:“你安置父亲和小叔们,我还要出去一趟。”

  “还有其他要打点的地方。”楚瑜面上带了疲惫之色:“可能也不会见,但也要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,楚瑜吩咐了管家准备了礼物,便往外走出,蒋纯有些踌躇道:“你身上还带着伤,要不休息……”

  说完便出门去,上了马车。她列了一份名单,将说的话、可能会帮着说话的人全都列了出来,一一亲自送了礼物上门去。

  长公主府也是如此,然而楚瑜却是知道,长公主从来都是一个爱钱的,她面色不动,将银票暗中压到了前来交涉的奴仆手中,小声道:“长公主的规矩我都明白,这些碳银端看长公主的意思。”

  一连走访了十一家大臣的府邸后,楚瑜见入了夜,便悄悄赶到了天牢,亮出了楚府的牌子,随后又散了银子,这才换了一刻钟的探望,被看守的士兵悄悄带了进去。

  卫韫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,楚瑜进去时,看见卫韫端坐在牢门边上。他换了一身囚衣,头发也散披下来,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,见楚瑜来了,他微微一笑:“嫂嫂怎么这么快就来了?”

  本站作品由网友搜集整理于网络,作品及评论属作者与注册会员个人行为,与在本站立场无关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lkh999.com/hudie/1040.html